当前位置:首页 » 励志台词 » 台词城南旧事

台词城南旧事

发布时间: 2022-09-23 09:29:44

『壹』 城南旧事经典对白

小桂子她爹也有个大怀表,可是当了,当了那个表,他才回的家!我当时没告诉他我有了,反正他去个把月就回来。他跟我妈说,放心,他回家卖了山底下的白薯地,就到北京来娶我。他是春天时走的。他走的那天,天儿多好,他提着那口箱子,都没敢多看我。好在前天晚上我给他收拾箱子的时候,我们俩也说得差不多了。他说,惠安的日子很苦,有办法的都到海外谋生去了,那儿的地不肥,不能种什么,白薯倒是种了不少。他们家,一年到头吃白薯,白薯饭,白薯粥,白薯干,白薯条,白薯片,能叫外头去的人吃出眼泪来。所以,他就舍不得让我这个北边人去吃那个苦头儿。我回答可不是,我妈就生我独一个女儿,跟你去吃白薯,她怎么舍得!他说,你是个孝女,我也是个孝子,万一我母亲扣住了我,不许我再到北京来了呢?我说,那我就追你去。送他到门口,看他上了洋车,抬头看看天,一块白云彩,像条船,慢慢儿的往天边儿上挪动,我仿佛上了船,心是飘的,就跟没了主儿似的。
日子一天一天的挨,他就始终没回来,我的肚子大了,瞒不住我妈。她急得盘问我,我顾不得害臊了,就告诉了我妈。我说,他总有一天回来,他不回来,我去!我妈听了拿手堵住我的嘴,直说:姑娘,可别这么说了,这份丢人呀!他真要是不回来,咱们可不能嚷嚷出去。
小桂子生下来,真不容易,我一点劲儿都没有,就闻着窗户外头那棵桂花树吹进来的一阵阵香气,我心说,生个女的就叫小桂子。接生的姥娘婆叫我咬住了辫子,使劲,使劲,总算落了地,呱呱呱,哭声好大呀!

『贰』 《城南旧事》秀贞单独台词(不要话剧那种对话的)

《城南旧事》秀贞独白如下:
小桂子----小桂子----小桂子,诶?你们看见我的小桂子了吗?。哦,她的脖子后面有指甲盖那么大的一块青记,对对,是青记,那是阎王老爷一生气呀,用手指头给戳到世上来的,你懂么?啊?哈。。。。啊这有好多花儿,这是薄荷叶,这是指甲草。对,染上红指甲,小桂子他爹思康就喜欢我染红指甲。
那年,就是这个时节他来的,一卷铺盖,一只皮箱,穿一件灰大褂,大襟上别着一支笔。 我正在屋里擦窗户玻璃。擦着擦着----就听见大门过道我爹在跟人说话,他说:会馆里正院房子都住满了,你就在这小院里将就着住吧。说着他人就进来了,我爹帮他拎着铺盖卷 ,他自己提着皮箱 。我爹问他:你在哪家学堂?他说:在北京大学。 我爹说:呵,这道不近,沙滩儿去了,可是个好学堂。他笑了,那一笑真甜啊,我站就在窗户那儿看着,他走过来,正巧走到窗户前面,他突然那么一抬头,啊,缘分缘分啊这就是缘分。
突然,有一天夜里,我睡得死死的,突然来了好些人,带走了好几个学生,把思康也带走了。我只听我爹说,外头风声很紧,北大也抓走不少人,等着过堂哪……什么叫过堂?我也不懂啊。他这一去有……(扳着手指)有一个多月了,唉,有六年了,不,不,还有一个月就回来了。还有一个月,一个月,哈哈……哦,小桂子来啦,在哪儿哪?啊?……哈……在哪儿哪,……哈……在这呢……哈……他还没出生哪!哈……(忽然伤心地坐下)人家都说我得了疯病,……我是疯子吗?……人家疯子都满地拣东西吃、还乱打人,我,我怎么会哈……是疯子。你们看,我疯不疯?我疯吗?啊?……我疯吗?啊?……(哭起来) 小桂子----小桂子?他还没出生哪……哈……(哭起来——)呜呜……

《城南旧事》是著名台湾女作家林海音最具影响力的成名作。本书以其以七岁到十三岁的生活为背景的一部自传体短篇小说集,于1960年出版。全书通过作者英子童稚的双眼对童年往事的回忆,讲述了一段关于英子童年时的故事,反映了作者对童年的怀念和对故乡的思念。1983年上映的由导演吴贻弓根据小说改编的同名电影,获得了“中国电影金鸡奖”等多项大奖,在几十个国家播放过。

『叁』 城南旧事里面秀珍的独白 表演考试台词要用的 是秀珍大段的独白

中国电影导演“第四代”吴贻弓导演的电影《城南旧事》,改编自台湾作家林海音的同名小说,刻画了一个感情纯洁、执着的疯女人形象的秀珍。其间有一大段她的个人独白。独白如下:

小桂子、小桂子、小桂子。诶,你们看见我的小桂子了吗?哦,她的脖子后面有指甲盖那么大的一块青记,对对,是青记,那是阎王老爷一生气呀,用手指头给戳到世上来的。你懂么?啊?这有好多花儿,这是薄荷叶,这是指甲草。对,染上红指甲,小桂子他爹思康就喜欢我染红指甲。

那年,就是这个时节他来的,一卷铺盖,一只皮箱,穿一件灰大褂,大襟上别着一支笔。 我正在屋里擦窗户玻璃。擦着擦着,就听见大门过道我爹在跟人说话,他说:会馆里正院房子都住满了,你就在这小院里将就着住吧。说着他人就进来了。我爹帮他拎着铺盖卷 ,他自己提着皮箱 。我爹问他:你在哪家学堂?他说:在北京大学。 我爹说:呵,这道不近,沙滩儿去了,可是个好学堂。他笑了,那一笑真甜啊,我站就在窗户那儿看着,他走过来,正巧走到窗户前面,他突然那么一抬头,啊,缘分缘分啊这就是缘分。

突然,有一天夜里,我睡得死死的,突然来了好些人,带走了好几个学生,把思康也带走了。我只听我爹说,外头风声很紧,北大也抓走不少人,等着过堂。什么叫过堂?我也不懂啊。他这一去有一个多月了,唉,有六年了,不,不,还有一个月就回来了。还有一个月,一个月,哈哈。哦,小桂子来啦,在哪儿呢?啊?在哪儿呢?在这呢,她还没出生呢!哈,人家都说我得了疯病,我是疯子吗?人家疯子都满地拣东西吃、还乱打人,我,我怎么会是疯子。你们看,我疯不疯?我疯吗?啊?我疯吗?啊?
小桂子,小桂子?他还没出生呢——

『肆』 城南旧事 关于疯女人寻找小桂子那段台词

两匹骆驼驮着沉重的煤袋,在主人的牵引下缓缓地行走在胡同里,向前转弯,又向北走去。

井的主人正摇着辗轳提水。一个六岁的小女孩小英子看着骆驼停在她家门前吃草。不一会,她又到别处去玩,路上碰见一个疯女人秀贞。秀贞在小英子面前蹲下来淡淡一笑说:“我的小桂子。”小英子家中的老妈子宋妈看见这情景赶紧走来,不让小英子搭理那疯子。于是,小英子跟宋妈去了油酱店,在那里,看到一个与自己一般大的小女孩妞儿。妞儿把酱碗递给伙计,伙计盛满了酱,妞儿伸手去取,可伙计又收了回去,要她唱段小曲儿,妞儿不作声,快要哭了。英子很生气,一下子窜到伙计面前,夺过碗说:“凭什么!”然后又把碗交给妞儿。妞儿破涕为笑,转身走了。过了几天,小英子又见到妞儿,邀她去自个家里玩,妞儿说:“你们胡同里有疯子,妈不让我去。”

别的小孩都怕疯子秀贞,可小英子却总到秀贞那儿去玩,秀贞一直把小英子看作自己死去的女儿小桂子。小英子曾听换洋火的人对宋妈讲,秀贞原来与到她家租房住的大学生好上了,可大学生被警察抓走了,这时秀贞已怀孕,不久一个女孩出生了。孩子一落地,就被裹了包,赶着天没亮,送到齐化门城根底下,不是让人捡走,就是让狗吃了,秀贞打那儿起就疯了。每回英子到秀贞家,都听到秀贞叨念着那个大学生,她让小英子看那男人的大衣,叮咛小英子:“如见到小桂子就让她回家,小桂子脖子后有一块青记。”

妞儿总来找小英子玩,俩人一起荡秋千。有一天妞儿告诉小英子:她的爹妈都不是亲的,她是被人从齐化门捡来的。爹妈总打她。一个大雨倾盆的夜晚,妞儿跑来找小英子说再也不回去了,要到齐化门找爹妈去。小英想起别人曾说秀贞的孩子被人扔到齐化门,又想起秀贞曾告诉她小桂子脖子后有一块青记。于是,她转到妞儿身后,拨开妞儿的小辫儿,只见有两道很深的伤痕一直延伸到头发根里,她认定妞儿就是小桂子。她带着妞儿冒雨赶到秀贞家。秀贞把妞儿搂进怀中,也认定她就是小桂子。她亲啊,摸啊,直说:“这是我的小桂子,是我的小桂子。”秀贞要妞儿叫她妈,妞儿感动了,轻轻地叫了一声,秀贞不由地眼泪夺眶而出。她把脸紧紧依照在妞儿脸上,然后带着妞儿到火车站去了,说是去找她爸爸。大雨中,给他们送行的小英子晕倒了……

小英子病好出院后,她家搬了新居,小英子也进了学校。有一天小朋友们踢球,球飞到断墙后的草地里去了,大家都说那里面闹鬼,谁也不敢进去,小英子骂了一声:“都是胆小鬼。”然后自己爬过断墙,跳了进去。她壮着胆,拨开草丛寻找,忽然发现了一堆东西,其中有铜茶盘、毛毯、小自鸣钟,可就没有那球。没办法,她只好回来。吃晚饭时,宋妈说胡同口张家闹贼了,丢了铜茶盘、毛毯、小自鸣钟什么的。小英子问爸爸,贼干嘛要偷人家的东西,爸爸回答:“他要吃饭,可又没钱。”第二天小英子又爬过断墙,走进草地,遇见一人,她回转身刚要跑,那人喊住她,问她干嘛。她说:“找球。”那人把球给了她,那人又问小英子在哪儿念书等等,然后嘱咐千万别跟人说看见了他。小英子回到家后听宋妈说,昨夜又闹贼了,隔壁张家丢了30多件……几天后英子再一次来到断墙,见到那人,两人聊起天来。那人说他弟弟是个好学生,年年考第一,有志气。“可我这个哥哥没出息,没能耐,家里连窝头也啃不起,为了供弟弟念书,走到这一步,没法子,我妈不知我干这一路,你说我是好人还是坏人?”英子真诚地答,“……我不懂,你分得清海跟天吗?你见过海吗?我们有一课书叫:‘我们看海去,可我没见过海。也分不清海跟天,分不清好人跟坏人。”那人深情地对英子说:“小妹妹,将来总有一天你会分得清的。”在学校毕业典礼游艺会上,小英子看见一位考试得第一的同学上台领奖,下来后,他把奖状交给一个人。呀!那就是草丛里的那个人,他高兴地抚摸着弟弟的头。

过了几天。小英子放学回家,看到人们叫喊着跑向断墙那边,说贼逮着了。小英子不由地抓紧了宋妈的衣角。人群过来了,草丛里的那个人被押着,他抬头看见了英子,英子眼里含着泪花,又一个朋友离她远去了……

又一天小英子放学回来,看见家门口的大树下拴着一头小毛驴,宋妈正在问一个刚来的生人:“看见我的小栓子吗?那俺的丫头子给刘村金子她妈带着,你可听说孩子结实不?”那人吱唔着:“哦,没……没听说,准没错,放心吧!”宋妈有些疑虑。晚上,宋妈给弟弟洗脚时,英子问宋妈,“你家小栓子多大了?”宋妈说:“12啦,给人看牛哪。”英子又问,“你家丫头子呢?”宋妈说:“丫头子呀,给人带着哩!”英子说:“那为什么不自己带?为什么到我家当老妈子,为什么挣得钱又给人家去?”宋妈答道:“说了你也不懂。”过了些日子,小毛驴又来了,宋妈的丈夫冯大明带来了坏消息:小栓子死了,丫头子早给人了,英子扑到宋妈怀里,两人哭得死去活来。后来英子的爸爸又得了肺结核病,去世了。枫叶红了的时候,在瑟瑟的秋风中,英子一家默默地站在父亲墓前默哀,接着宋妈坐着小毛驴渐渐地远去,英子趴在马车后座上,含着泪花,望着远去的宋妈……马车也远去了……

是这个么?

『伍』 哪位高人有城南旧事(小桂子,小桂子,你看见了我的小桂子吗)开头之后的台词

小桂复子!小桂子,你看制到我的小桂子了吗?她脖子后头有一块指头大的青记。这是阎王爷一生气,用手指头给戳到世上来的,你懂么?哈哈哈哈…咦,这儿有好多花,这是薄荷叶,这是指甲草,染上红指甲,小桂子他爹思康最喜欢我染红指甲了。

(5)台词城南旧事扩展阅读:

城南旧事:是林海音以其7岁到13岁的生活为背景创作的。夏天过去,秋天过去,冬天又来了,骆驼队又来了,但是童年一去不还。作者因想念童年住在北京城南时的那些景色和人物,于是把它们写了下来,让实际的童年过去,心灵的童年永存下来。这是林海音写这本小说的初衷。

『陆』 城南旧事秀贞的独白

秀贞屋里。秀贞把一双小鞋放到藤箱里,里面都是给小桂子做的衣服和鞋子,小英子站在一旁看着。

秀贞:英子,你几月生的?

英子:我呀,青草长起来,绿叶发出来,妈妈说,我生在不冷不热的春天,小桂子呢?

秀贞:小桂子呵,青草要黄了,绿叶快掉了,她是生在不冷不热的秋天,那时光,桂花开了,一阵阵的香味儿。(吸吸鼻子,闻着。)

英子(点了点头):小桂子——

秀贞:对了,小桂子,就是这么起的名。

英子又点了点头。

秀贞:我生了小桂子,混身都没劲儿,就昏昏沉沉地睡,睡醒了,小桂子不在我身边了。我问我妈:孩子呢?我妈说,你身子弱,孩子哭,我抱到隔壁屋里去了。可是以后再不见了。到底是怎么档子事儿?

英子:那会儿,小桂子她爸爸呢?

秀贞:他不在我身边。

英子:上哪儿去了?

秀贞:有一天半夜里,来了好些人,我睡得死死的,没有亲眼看到,是我爸爸后来说的,带走了好几个学生,把你三叔也带走了。

英子:这是怎么回事儿?

秀贞:谁知道?我爸爸老说,外头风声很紧,北京大学也抓走了不少人,等过审判呢。

英子:什么叫审判?

秀贞(摇摇头):我也不懂。

秀贞叹了口气,眼睛望着墙上发愣,英子随着她的视线望去,原来她又在看那张骑着金鱼的胖娃娃的画。突然,她拉着英子的手。

秀贞:我跟你说的事记住没有?

英子望着秀贞发愣。

秀贞:想想,我跟你说的什么事?

英子:你跟我说的事可多了。

秀贞:顶顶重要的。

英子(忽然起来了):看到小桂子,就领她回来,不骂她,也不打她。

秀贞:可你怎么能认出她就是小桂子?

英子:她脖子后头有一块指头大的青记。

秀贞:是阎王爷一生气,用手指头给戳到世上来的,懂么?

两个人高兴得相互抱了起来。

秀贞:咱们染红指甲去。

秀贞拉着英子奔出房间。

跨院里。墙根底几盆花,秀贞和英子过来摘了几朵红花。窗台上放着一些瓶瓶罐罐,秀贞过来取了一个瓷盆和一块“冰糖”,在台阶上坐下来,用“冰糖”捣那红花。

英子:这是吃的么,还加冰糖?

秀贞(笑得咯咯的):傻丫头,你就知道吃,这是白矾,不是冰糖,你就看着。

秀贞把红花捣烂了,拉起英子的手,从头上拿下一根头发卡子,挑起那烂玩意儿,堆在英子指甲上。

秀贞:别动,等它干了,指甲就变红了,象我的一样。(她伸手给英子看)

英子等了一会儿,不耐烦了。

英子:我要回家了。

秀贞:你回家非弄坏不可。别走,我给你讲故事儿吧。

英子:我要听三叔的故事儿。

秀贞(向英子摇摇手,轻声说):小声点儿,你跟我来。

秀贞搀着英子绕过院子到一间小屋前,门敞开着,里头堆放着许多火炉子和拆下来的烟囱,地上还有去年用剩的煤。

秀贞:这间屋子早先是你三叔住的。

她推开门,站在门口出神。

小屋前,秀贞擦着玻璃。画外,长班老王的声音:会馆里正院房子都住满了,只能给你住这个小屋了。

秀贞回过头去,看到屋檐下,她父亲提了个铺盖卷,一个身穿灰布大褂的青年提着一只皮箱走进屋去。

长班老王:你在哪家学堂?

思康:北京大学。

长班老王:这道不近,沙滩儿去了,可是个好学堂。(他从屋里出来,对秀贞说):行了,姑娘。

秀贞跟了出来,回头看了一眼。

思康也正抬头看着她。

秀贞慌忙转身出,差点儿从门槛里摔出来。

秀贞和英子坐在房门口门槛上。

秀贞:我心里一跳,差点摔了个筋斗。看他模样,两只眼儿到底有多深!你还没有看清楚他,他就把你看穿了。回到屋里,我吃饭睡觉,眼前都摆着他的两只那么样看着人的眼睛。这就是缘份。(秀贞抬起英子的手,看染的指甲干了没有,轻轻地吹了吹)小英子,你明白了么,缘份。这以后,我天天给他送开水,这件事本该是我爹做的,他给忘了,就支使我去。以后一来二去,到这儿来送水的事,仿佛就该是我做的了。

英子:那时小桂子在哪儿呢?

秀贞:还没有影儿呢。(她笑了笑,堕入回忆中)我给他送水,从来一句话也没说过。

思康的房间。思康在书桌前读书。秀贞提着一铜壶开水走进屋里。秀贞冲好了开水,又走了出来。

秀贞和英子在门槛上。

秀贞:有一天,他拉起我的手,问我:认得字么?

思康房里。

思康和秀贞的背影,秀贞摇了摇头。

思康:我教你。

秀贞:我笨,学不会。

思康(摇摇头):不笨,你的眼睛很聪明。

突然间,思康吻了吻秀贞的眼睛。

秀贞慌忙逃了出来,把水壶忘在屋里了。

思康房门外。秀贞逃出来在门口站住,她想起了水壶。

(画面闪回:地上的水壶)

秀贞轻轻推门进去。思康躺在床上,佯闭双目。秀贞偷偷地进来取水壶。

思康突然从床上跳起,一把抱住秀贞的腰,水壶脱手落地。

秀贞房里。秀贞妈闻铜壶落地声,一惊。

秀贞妈:秀贞——

秀贞神色慌张地回到房间里。

秀贞妈(疑惑地盯着她):把什么打了?

秀贞:水壶落地上了。

秀贞妈:好端端的,怎么会落地上?

秀贞答复不出,样子很不好意思。

两个人在门槛上并肩坐着。

秀贞甜滋滋地象在梦中,英子挺懂事似地望着她的脸。

秀贞:往后他跟我说了好多话,要我跟他。(秀贞突然把脸贴住英子的脸)他贴住我的脸,就跟我贴住你的脸一样。

英子:你不怕羞么?

秀贞:已经来不及了,说也奇怪,我的心跳得厉害,你摸摸,现在还跳呢。

英子(摸过后说):真的。你跟他了?

秀贞(羞答答地点点头):不久,小桂子来了。

英子:从哪儿来的?

秀贞(噗嗤笑了,指指她的肚子):在这儿呢,还没有生呢。

英子:妈妈说从胳肢窝里生我的。

秀贞笑得咯咯咯咯的。

秀贞妈端了一盆衣服过来晾,回过头来。

王妈:小英子,你怎么那么爱听她那颠三倒四的废话?也真怪,小孩子都怕她,就是你不。

秀贞:妈,你别搅和,我还有事托小英子呢。

秀贞妈:小英子,该回去了,刚才我听见宋妈在胡同里叫你,我不敢说你在这儿。

秀贞妈晾好衣服,拿着空盆走了。秀贞看见她妈走出了跨院门,又同英子说话。

秀贞(扳着指头算):思康被带走有一个多月了,有六年多了,不,还有一个月就回来,不,还有一个月就生小桂子了。

她把英子的手拿起来看看,把指甲上的干烂花剔开,英子的指甲都是红的了,她高兴极了。

秀贞(一本正经地悄悄地):小英子,我有件事托你,看见小桂子就叫她来,一块儿找她爹去,我们要是找到她爹,我病就好了。

英子:你有什么病?

秀贞:英子,人家都说我得了疯病,你说我是不是疯子?人家疯子都满处捡东西,乱打人,我怎么会是疯子,你看我疯不疯?

英子坚决地摇摇头,双手捧起秀贞的脸。

英子:不,思康叔叔和小桂子要是能回来就好了。

热点内容
赞美诗歌是这份爱 发布:2022-09-25 19:24:28 浏览:330
江南古诗配画 发布:2022-09-25 19:21:19 浏览:811
楼兰诗歌 发布:2022-09-25 19:15:16 浏览:537
一首别生 发布:2022-09-25 19:12:10 浏览:624
逛商场诗句 发布:2022-09-25 19:12:05 浏览:960
无私奉献的作文 发布:2022-09-25 19:10:31 浏览:733
我是小导游作文 发布:2022-09-25 19:10:23 浏览:429
销售的经典语录 发布:2022-09-25 19:08:44 浏览:730
带猪的诗句 发布:2022-09-25 18:58:04 浏览:65
描写黄颜色的词语 发布:2022-09-25 18:53:03 浏览:86